as电玩(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English 日本語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新聞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新聞動態正文

新健康 新使命 新擔當 ——徐州市新健康醫院緊急徵調為徐州市「定點醫療救治單位」

發佈時間:2022-06-09來源:作者:
瀏覽:0 打印 字號:

      

       生命至上、分秒必爭,星夜兼程、廢寢忘食。

       疫情期間,徐州新健康醫院接上級通知,緊急被徵調為市「定點醫療救治單位」。4月2日至5月17日,徐州新健康醫院接診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場所人員、密接及次密接人員、封控管控區域人員、黃碼人員共1400餘人次,其中門診440餘人次、急診510餘人次,搶救240餘人次、發熱門診240餘人次、透析210餘人次、收治住院患者240餘人、手術20餘例、DSA手術20餘例、分娩新生兒20餘人。實現全員「零感染」。

       什麼都不能阻擋徐州新健康醫院人拯救生命傳遞大愛的腳步。他們懷揣為民情懷,牢記初心使命,以被確立為「市級定點救治機構」為契機,在團結、協作、融合中不斷發展、強大區域急危重症救治能力與水平,團隊戰鬥力得到持續提升。他們以更快、更強、更精的建設目標,為群眾生命健康提供堅強的醫療保障。

以技術、速度、仁心救治患者 

       64歲的劉老爺子被賦黃碼的時候遭遇「心梗」,幸運的是遇到了徐州新健康醫院心內科張瑤俊的「鉛衣」「白甲」戰隊。

       入院檢查後,劉老爺子被確診為「急性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血常規結果顯示患者淋巴細胞低,這意味着尚不能完全排除新冠肺炎,再加上劉老爺子是黃碼,需要核酸檢測來最終確認。但是核酸檢測最快也得4小時才能出結果。

       「時間就是心肌」!心肌梗死從發病到手術打通血管之間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生命危險。心臟中心張瑤俊博士按照應急預案請示院領導後立即緊急啟用獨立導管室。醫院為轉運劉老爺子迅速開通急診到導管室的隔離安全通道。

       心臟介入手術具有特殊性,微創的優勢取決於放射性儀器的運用,因為在射線下進行操作,術者要穿戴大約十多公斤重的防護鉛衣、鉛圍脖、鉛帽。而為了給劉爺子進行手術,醫務人員還要穿上二級防護中的防護服、面屏、靴套,外層還需再穿上無菌一次性手術衣。數層包裹,加上不能開啟中央空調,悶熱程度可想而知。而雙層橡膠手套對於精細的介入操作也是很大挑戰。

       為了防止醫生腰部以下被輻射,防護用的鉛衣下擺是裙式。然而防護服卻是褲子,穿上鉛衣就不能穿防護服。但是按照院感防控要求,防護服外只能穿一次性的醫療服裝,也就是鉛衣不能穿在防護服外。

       幾位醫生決定:嚴格按照疫情防控要求,穿好隔離服,鉛衣的裙子不穿了!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加快手術速度避免自己長時間暴露在輻射下。而這對於醫生來講,無疑增大了自己的輻射危險。

       植入支架,保障了冠脈血供。憑藉豐富的經驗與精準的技術,「鉛衣戰隊」在1小時內順利完成手術。老爺子的心臟終於得以正常工作了。隨後,便被轉入隔離病區。

       「新健康的技術、速度和仁心救了老爺子的命。三者缺一不可!」患者家屬感激地說。

 


胸外科「挑戰不可能」 

       這是一場至少7小時才能完成的大型手術,這是一場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硬仗」。徐州新健康醫院(徐州市腫瘤醫院北院)侯予龍博士團隊準確診斷、有效溝通、精密部署、完美手術,讓患者轉危為安。

       陳老漢從外院轉至新健康醫院的時候,病情已經屬於危重:食管穿孔、發燒、胸腔積液。因為食管穿孔時間長,外界的氣體及食管內的食物及分泌物進入縱膈,形成了縱膈竇腔及感染,若不及時處理,會導致縱膈感染進一步加重,全身感染,休克、死亡。

       陳老漢說他在5天前吃魚的時候,一塊魚骨滑入食管。當地醫院內鏡下將魚骨取出。但手術後患者出現發燒、胸腔積液等症狀,被緊急轉至新健康醫院。

       陳老漢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病情危重,其本人和家屬遲遲不願在手術知情同意書上簽字。侯予龍博士團隊把患者當前的病情以及手術必要性反覆同患者本人、陪護的家屬溝通,甚至通過視頻電話同患者遠在老家的至親講明手術的必要性。患者及患者家屬堅持認為:只是魚刺卡喉,不至於危及生命,醫生有點小題大做,可以緩一緩再說。

       入院第二天,陳老漢病情急轉直下,高燒39℃,胸腔積液800毫升,因肺不張導致呼吸困難……老漢這時才意識到醫生告知手術必要性的時候所有「預言」均已應驗。他清楚地記得,醫生還說食管穿孔死亡率很高,穿孔後12小時內手術危險性較低,超過24小時死亡率甚至超過50%。陳老漢掰着手指算了一下,自己食管穿孔已經超過了6天。

       徐州新健康醫院準備啟動緊急預案的時候,老漢家人在手術知情同意書上簽字。

       防護服的有效防護時間是4小時,這就要求醫生必須在4小時內完成這項高難度手術。如果加上術前準備時間,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侯予龍博士將團隊分為兩組,制訂了嚴密的手術方案。第一組負責術前準備,第二組負責手術。 

       侯予龍博士團隊為其行胸腔鏡下膿胸擴清術+纖維板剝脫術,術後患者肺不張症狀緩解,呼吸順暢。

       陳老漢的家人為當初拒不簽字的行為感到後怕,一再向侯予龍博士團隊表示感謝。「現在想想,前幾天是我自己『作死』,幸好遇到了責任心強技術優的醫生。」陳老漢不停自責。

 

「熊貓血」遭遇粘液瘤

       5月中旬,新健康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收治了一位從睢寧過來的患者。老人年近八旬,活動後胸悶氣促一個月,近一周有明顯加重的跡象。在當地醫院彩超檢查確診為左房粘液瘤,醫院建議轉診至上級醫院治療。患者家屬多方打聽,了解到高峰博士是從北京安貞醫院引進到徐州的知名心血管專家,遂慕名來到徐州新健康醫院。

       老人入院之後完善了各項相關檢查。檢查發現,老人左房巨大的粘液瘤基本上要把左心房佔滿,有一部分已經從二尖瓣口脫到了左心室,病情非常嚴重。高峰介紹說,左房粘液瘤存在瘤栓脫落,導致腦梗或其他部位器官栓塞,如果卡在二尖瓣口的話,也會導致患者猝死,因此在臨床上屬於亞急診手術。巨大左房粘液瘤堵在左房內,當手術清除後,大量的血液進入左心室,極易發生左心衰。

       正當手術準備工作有條不紊進行的時候,檢驗科又傳來消息:老人是Rh陰性血,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熊貓血」。這為手術備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粘液瘤病人術後的凝血功能會受到影響,術後出血的概率會非常大。雖然手術的風險大,但是不儘快手術,病人就會有生命危險。

       就在大家積極準備手術的時候,患者家屬突然找到高峰博士,原來患者家中經濟狀況不太好,拿不出太多的費用,所以要放棄手術。然而,看到老人眼中強烈的求生欲望,高峰博士在確保手術質量的前提下,嚴格控制手術費用,並積極向醫院申請,為老人減免了部分費用。

       最終,在高峰博士手術團隊的共同努力下,取出來大小約6×8cm的巨大左房粘液瘤,手術順利完成。老人術後恢復良好,住院費用也控制在可承受的範圍內。患者家屬對高峰博士及其團隊表示衷心的感謝,感謝徐州新健康醫院精湛的醫術以及護理團隊無微不至的照顧。

 

多項指標突破國際標準

       「我院成為市級定點醫療救治單位,我們卒中中心在實戰中得到檢驗,各項指標突破國際標準。」神經內科副主任李法強說。

       「把神經內科前移到急診,加上卒中護士,讓患者得到規範有效的救治。把綠色通道打開,卒中醫生隨身攜帶『治療設備和儀器』,讓病患無論在哪裏,需要什麼救治工具隨時可以拿到。這些都有效地為患者爭取了治癒的時間。」

       腦卒中治療病程長、涉及科室多,對醫院多學科合作的要求極高。在卒中急救的過程中有一個關鍵詞叫「DNT時間」。腦卒中後溶栓治療的最有效時間是並發後4小時,一旦超過4小時就無法做溶栓。

       國際DNT時間為1小時,隨着徐州新健康醫院這些年不斷提升的醫療硬件設備和高精尖的醫療人員,以及醫院對卒中患者的重視,DNT時間最快達到了14分鐘。而這一紀錄還是在疫情期間取得的。

       患者是一位老年男性,64歲,吃飯時突發肢體無力。因為此前廣泛的宣教,患者家屬有卒中中心的電話,立即撥打電話求助。簡單詢問,告訴其判斷方法,考慮有腦血管病,告知其快速用120轉運至急診。途中繼續與患者家屬溝通,形成溶栓意向。因為患者家屬在轉運途中一直與卒中中心保持聯繫,120將其送至急診室的時候,神經內科醫護人員已經到達急診室等待。快速完善頭顱CT等檢查,考慮存在急性腦梗死,簽好知情同意書,快速予阿替普酶溶栓治療。DNT時間僅為14分鐘!

       院長張居洋說:「以生命守護生命,為抗疫貢獻自己的力量,是我們徐州新健康人應有的責任和擔當。此次成為徐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定點救治醫療機構』,完善了徐州新健康醫院區域協同急診急救網絡體系。我院將進一步優化救治流程,為患者提供更加快速、優質的診療服務,贏得『黃金搶救時間』,打通生命的『高速公路』,全面提升急診急救能力,為人民群眾築牢生命健康保障的防線。踐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我們徐州新健康醫院的最大心愿、最大執着、最大期盼。徐州新健康醫院始終堅持以患者為中心的服務理念,保障急危重症患者和特殊群體就醫需求,不斷創新醫療服務舉措,用力用情守護好患者的『生命通道』,切實讓患者享受到安全、快速、有效的醫療服務。」